往复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往复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天津集体林权制度改革8年调查-【新闻】七叶龙胆

发布时间:2021-04-20 13:42:12 阅读: 来源:往复泵厂家

天津集体林权制度改革8年调查

今年6月22日,我国首次召开的中央林业工作会议对集体林权制度改革进行了部署,提出5年内基本完成25亿亩集体林地明晰产权、承包到户的改革任务。7月28日,本市全面启动与土地家庭承包经营有着同等重大意义的集体林权制度改革。

2001年,按照中央及本市提出的“明晰所有权、放开使用权、搞活经营权、保障收益权”的原则,宁河在全市范围内率先“试水”集体林权制度改革。8年间,通过拍卖、承包、股份制经营、村投户管等多种形式,激活了沉睡的35万亩林地,使其蕴藏的巨大能量得到释放,记者就林改“试水”带来的经济效益、社会效益、生态效益进行了调查——

立秋过后,驱车驶进宁河的乡间公路,两旁高大的杨树枝繁叶茂,巨大的树冠像撑起的一把把大伞,穿行其间,顿觉清凉怡人,抬头仰望,头顶上只剩下蓝蓝的一线天。近百米宽的林带随路而建,碧绿如毯的青纱帐与绵延百里的排排树木编织起整齐的农田林网。眼前是一派绿海田园的生态景象。

此情此景,与记者同行的宁河县林业局副局长于克河深有感触:“你肯定想不到,10年前,这路两旁是光秃秃的,树很少,像这样大片大片的林带更少。2000年全县林木覆盖率只有8.9%。”于克河所言,记者在采访中逐渐得到了印证。其实宁河每年种树并不少,由于立地条件差,地处九河下梢、土质盐碱,加上重栽轻管、只栽不管现象严重,乱砍滥伐时有发生,树木成活率还不到70%。当地百姓有人这样形容当年的植树造林:春天一棵苗、夏天一根棍、秋天一个洞,年年植树不见树,年年造林不见林。为什么会出现这样尴尬的局面?面对记者,农民们说出了心里话:“这林子是集体的,说是人人有份,实际是人人没份,树跟咱没啥关系,谁还关心它长得好不好!”

的确,产权不明、体制不顺,是导致群众不愿造林,集体无力造林的最根本原因,全县林地多年一直徘徊在13万亩左右。造林难、育林难、护林难、防火难,成为困扰林业部门的四大难题。2000年,该县林业局开展的一项调查显示:全县集体林地大部分集中在乡镇村的河堤弃土区、堤、埝、道路、沟、渠两侧,共有宜林地面积35万亩,其中宜林荒地10万亩,占全县所有林地的28%。

由此可见,宁河林业的发展空间很大。如果将这35万亩林地全部种上树,将产生巨大的生态效益、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特别是对于这个有着29万农村人口的农业大县来说,林业赋予农民增收更大的可能。“然而前提是,必须对现有集体林权制度进行改革。我国18亿亩耕地解决了13亿人的吃饭问题,而43亿亩林地却没有解决13亿人的用材问题,更没有满足社会对生态的需求。为什么?根源在机制,只有机制搞活了,林子才能长得旺。”于克河如此阐明林改的初衷。

2000年2月,在中央及本市有关精神的指引下,《宁河县林业产权管理体制改革办法》正式出台。

2001年,作为全市首个林业产权管理体制改革的试点县,在坚持集体土地所有权不变的前提下,将林地的使用权、林木的所有权、经营权以及收益权赋予农民,县林业部门无偿提供树苗和技术服务,适当给予农户土建工程资金补贴,集体林权制度改革率先在宁河“三镇六村”启动。

丰台镇李茂村的郭万明是最早参与林改的农民之一,2001年,他承包了600亩林地,2005年又承包了400亩,现在他家的树已经超过了碗口粗。见到记者,这位拥有千亩林海的造林大户直言:“县林业局已经给我这1000亩林地发放了林权证,林改之后,林地就跟自家的承包地一样,怎么利用自己说了算,树完全归自己,这两年木材市场价格不错,只要自己管护得当,这5万多棵树将是一笔非常可观的收入。”

郭万明只是宁河众多林农中的一员,目前该县非公有制造林已由最初的3个乡镇发展到在全县14个乡镇全部推开,这个被称为与土地家庭承包经营有着同等重大意义的集体林权制度改革,通过利益杠杆的调节作用,不仅调动起农民以及社会各界参与林业建设的积极性,而且也促进了全县森林增量、林农增收、社会增效。

为确保林改扎实推进,收到实效,宁河县采取多种方式精心组织,他们利用广播电视、黑板报等多种手段宣传推动,成立县乡村三级领导机构,形成一级抓一级、层层抓管理的上下联动局面。确定典型村户,示范带动,为全县的推广提供经验借鉴。

为了激活******利益主体的积极性,该县对林木所有权以招标或议标等形式,公开向社会发包,放活经营权,落实处置权,确保收益权。林业部门制定相应的优惠政策,采取“以奖代补、以补促投”的办法给予奖励,形成个人投资、政府扶持、全社会参与、市场化运作的多元化投资格局。

宁河县林业局提供了这样一组统计数字,2001年至2008年年底,通过拍卖、承包、股份制、村投户管等多种形式参与到林业建设中的农户以及经营联合体达到了1109个,全县发放权林证2000多份,非公有制造林面积达到了8200公顷,植树676万株,占全县造林总面积的98.8%,累计吸引资金3842万元,这8年来,全县新增林地面积10余万亩,林木覆盖率以每年将近1%的速度增长,达到目前的16.36%,连续8年林木成活率达到95%以上。

地还是那片地,但林子却不再是那片林。集体林权制度的改革,使“树定了根、人定了心”,使经营者的主体地位得以确立,谁承包、谁管理、谁受益,责权利明确。一位在基层林业站工作多年的林业干部这样总结林改前后的变化:过去造林,干部要下村做动员,靠行政推动,而现在很多农民主动找到村集体要求承包林地,宜林荒地越来越少,全县的生态环境也在发生着变化,现在形成了“有路就有树、有村就有林、有田就有网”的格局。不造一片无主林,不栽一棵无主树,树归了农户,现在农民是把林地当农田耕,把树木当粮食种,过去种了树无人管的现象彻底不存在了。

林改前后为什么会呈现如此巨大的差别?于克河坦言,这和土地承包经营的道理一样,当土地的产出与百姓的利益联系在一起时,所激发的能量是巨大的。有了这个利益杠杆,很多问题就会迎刃而解。比如,在林改初期,有人担心林地被个人承包,会导致私砍盗伐现象的发生,从而导致对森林资源的破坏。政府要林子、农民要票子两者之间到底有没有矛盾?实践证明,乱砍滥伐现象并没有发生,究其原因,起主要作用的是经济杠杆的调节作用。林改前,农民认为树是集体的,农民这样对记者说:林不归我,我不爱林,利不归我,我不管林,而改革后,地是那块地,但林子是我的,我成了永久的护林员。

农民承包了林地,最关心的就是效益。树不同于一般农作物,生长周期较长,在伐树之前,林地的收益从何而来?采访中记者了解到,近年来,宁河开始引导农民大力发展林下经济,开展立体种养业,提高林地的复合能力。小李庄的李树奎带领11户农民一起承包了100亩林地,目前5000棵杨树成活率达到了100%,在林下,他不仅种植了大豆等经济作物,还散养了1万只鸡,今年10月初就能产蛋。李树奎告诉记者,过两年树冠长大了,就在林下发展食用菌,一年一亩地纯收入1万元不成问题。

随着林改的深入,在宁河也涌现出很多林业合作社,为了提高林农面对市场的话语权,他们联合起来一起闯市场。同时,100多位林业经纪人也应运而生。据了解,两至三年内,林改后的第一批树木到了成材期,为打通木材的销售渠道,从现在开始他们就已经开始联系市场和发展订单,为林农增收打下基础。

作为集体林权制度改革的试点,宁河县已基本完成主体改革的任务。然而,林改并没有结束,今年4月份,该县作为本市首个全国采伐管理改革试点县,开始全面启动林改的配套改革,这标志着宁河林改开始步入“深水区”。据了解,现阶段,对于林木的采伐还受采伐限额的约束,为进一步促进林农增收致富,下一步,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宁河将逐渐取消对商品林的采伐限额,林农可以根据市场行情自主决定何时采伐,采伐之后按时补植,以确保生态效益。此外,该县对于融资平台、信息平台、林地交易平台的建设也已提上日程,通过林业配套改革的推行,以达到进一步稳定林权,壮大和发展林业、保护生态的目的。

脉冲电磁阀

液压单向阀

水力控制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