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复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往复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陕西西安果蔬销售市场遇寒流价格低廉无人问津卵圆蕗蕨

发布时间:2020-10-19 01:27:02 阅读: 来源:往复泵厂家

陕西西安果蔬销售市场遇“寒流” 价格低廉无人问津

核心提示:菜农们辛辛苦苦种的芹菜,每斤只卖1角钱、菜花每斤卖2角钱、胡萝卜每斤卖7角钱,烂在地里没人要;在西安街道,水果贩子开着汽车卖橘子、苹果,价格非常低廉,很菜农们辛辛苦苦种的芹菜,每斤只卖1角钱、菜花每斤卖2角钱、胡萝卜每斤卖7角钱,烂在地里没人要;在西安街道,水果贩子开着汽车卖橘子、苹果,价格非常低廉,很少有人问津;在果蔬超市售货员打出跳水价招揽顾客,可每天的营业额少得可怜。

从去年至今,西安蔬菜水果市场的购买力持续下降,菜农、果农抱怨种蔬菜水果已经进入微利时代,甚至无利可图。水果蔬菜超市老板和商贩抱怨,蔬菜和水果都放烂了,没人购买;批发商感叹,生意一年比一年难做。

那么,与民生息息相关的蔬菜、水果市场往年生意兴隆,今年为何出现持续低迷的现象?蔬菜烂在地里无人要的怪象为何今年再次上演?

从11月9日起,记者走访菜农、小商贩,水果、蔬菜超市老板和专家学者,经过连日的采访,终于揭开了事实真相。

西安果蔬销售跌入“微利时代”

“卖芹菜大葱,白菜蒜苗,香蕉苹果,瓜子花生……”在西安东关南街曹家巷一家小区门口,40多岁的丁大姐,操着一口河南话尽情地吆喝着,从她的摊位前走过的市民不少,但很少有人购买,偶尔有人驻足问价,丁大姐立马迎上去,笑脸相迎。

记者发现,丁大姐和其他摆摊卖菜的人不同,除了卖蔬菜,在她面前,不仅摆放着白菜、萝卜、黄瓜、芹菜、莲菜、大葱等各种蔬菜,还有香蕉、柚子、苹果、橘子、梨等水果,而在她身旁的长条案板上,摆放着瓜子、花生、红枣之类的干果,真算得上是“多种经营”。

丁大姐说,她和丈夫从河南老家到西安摆摊卖菜,已经10年时间了,过去一直在安东街蔬菜市场固定卖菜,后来这个市场因为修建公路被取消了,他们没有找到合适的地方,就在曹家巷这儿摆起了菜摊。丈夫每天凌晨两点就到蔬菜批发市场进货,早上9点开始摆摊。过去每天平均收入100-200元,生意最好时每天收入高达1000元以上。可是从去年开始,生意一天不如一天,忙活一天只能挣到四五十元,在这种情况下,她和丈夫决定除了卖蔬菜,还卖水果,最后,又加上了卖瓜子、花生等干果,每天收入也只有六七十元。

因蔬菜市场持续低迷,有不少商贩赔本后,只能另谋出路。11月9日,记者在西安市高陵区采访时,一位蔬菜批发商张老板告诉记者,2013年那会儿,蔬菜市场还处在盈利期,他卖菜挣得盆满钵满,就把在西安打工的小王叫回来,在另外一个蔬菜市场租了一个摊位,投资2万多元做启动资金,买了一辆电动三轮车,批发销售蔬菜。刚开始小王还挣了一些钱,把买三轮车的钱赚了回来,但从2014年春节以后,由于整个蔬菜销售市场不太景气,加上经营不善,小王短短4个月时间,就赔进去了1万多元,只能歇业关门。

“如今我们这个行业已经进入微利时代,想挣点钱真不容易。”记者在东关南街中段两个果蔬市场采访时,发现在一家刚刚开业4个多月的果蔬市场,偌大的市场摆摊卖菜的只有三户人家,而买菜的市民也是屈指可数,其中最里边一家菜摊,摆放的豆角、茄子已经发蔫,冬瓜已经开始腐烂,而在门口处的水果超市,摆满了各种水果,却无一人光顾……

对于蔬果的经营状况,记者先后采访了10个摊主和超市老板,其中只有2人因品种齐全,摊位在蔬菜市场最前边,表示收入尚可,其他都摇头说“生意难做”。其中有一位张老板表示,“我实在赔不起了,坚持到年底,把剩下的菜卖完,我就给人家当司机跑长途货运,再也不用在这儿耗着啦。”

供货源头:400亩鲜菜烂地里无人问津

在西安城里卖菜的老板和商贩纷纷感叹“菜难卖,卖菜难”,那么,在蔬菜产地菜农们又是怎样的处境呢?

11月10日,记者在临潼区西泉街办宣孔村采访时,菜农蒋增养和村里其他村民一样,多年一直种大葱、胡萝卜。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今年,他家的承包地全部种了蔬菜,其中种了大葱2亩,胡萝卜2亩,大葱去年的收购价是1元钱一斤,去年他卖了1万元,今年收购价降到了7角钱,仅此一项他就少收入3000元。胡萝卜去年收购价0.9-1元一斤,今年下降到0.7-0.8元。胡萝卜每亩产量5000多斤,2亩地就是1万多斤,他今年卖胡萝卜一项少收入2000元。今年种菜他一共损失了5000多元。

距离宣孔村5公里远的西泉街办麦王村,菜农杨小峰种了5亩地香菜,往年每斤收购价在2元钱以上,到了元旦、春节,最高可卖4到5元,可今年1.5元一斤都卖不出去,急得他嘴角起了泡,只能以一元钱的价格往菜市场送,他说“今年肯定赔了,就看到底赔多少了。”

蔬菜烂在地里无人购买的怪象,今年在一些蔬菜产地再次上演,让人感到特别可惜,特别无奈。三原县新立村400亩鲜菜成熟了,但是用跳楼价甩卖也无人购买。据该村村民介绍,往年每斤芹菜收购价在0.5元以上,菜花每斤收购价0.6-0.7元,今年每斤芹菜只卖0.1元,一斤菜花只卖0.2元,一斤西蓝花也是0.2元,去年他们每亩菜收入5000多元,今年最多只能卖到900-1000元。今年风调雨顺,蔬菜的长势特别好,产量也比往年多。但是这些新鲜蔬菜大多在露天种植,立冬后再不出售只能烂在地里。

蔬菜卖不上价,无人收购,水果同样也难以出手。西安市临潼区秦陵街办一果农说,他家种了6亩石榴,大都是8两果。去年大小平均售价2.2元整体批发,今年一斤才卖1.5元。另一果农老刘说,以他家为例,3亩多石榴,总产量10万斤左右,按今年1.5元一斤的价格,少收入近5万元。据记者了解,去年国庆节过后,当地80%的果农都把石榴卖光了,今年与去年同期相比大幅下降。

果蔬批发利润空间明显萎缩

11月11日,记者从西安多个蔬菜市场了解到,目前“大路菜”的零售价以2元为主:小青菜大约1.5元/斤,一个多月前差不多4元/斤;西蓝花2-2.5元/斤,一个月前5元/斤;蘑菇2-2.5元/斤,一个月前6-7元/斤;芹菜1-1.5元/斤,一个月前2-2.5元/斤;四季豆2-2.5元/斤,一个月前5元/斤。就连“金贵”的香菜,之前得1块多一两,现在5元钱就能买一斤。

据今年10月底西安市农业信息网对全市大型综合批发市场、超市和集贸市场的调查显示,西安蔬菜价格已经连续五周下降,预计近期仍会持续下行。

在蔬菜价格下降的同时,水果价格也大幅度下跌,比如,香蕉的零售价去年在2-2.5元一斤,今年售价1.2-1.5元。去年一般的红富士也能卖到七八元钱一斤,好的卖到12元多,今年洛川红富士价格在5元-8元之间。一般的苹果售价只有3.5元。8两重的石榴去年卖8元多一斤,今年5元钱一斤也卖不动。

以往不管果蔬产地和零售商跌赔,中间商大多不会受到什么影响,但是今年果蔬中间商也是叫苦不迭。在胡家庙果品批发市场,记者看到一些水果堆积如山,但前来采购贩运的商贩与往年相比减少了许多。有的批发商卷着铺盖,索性在货物旁睡起了大觉。一位在胡家庙水果批发市场搞批发十多年的赵老板说,“今年水果难卖得很,水果批发价格与去年相比都降了1元多,果品的品相也比去年好,但销量却一直下降。”

在西安北二环新桥蔬菜批发市场,专门批发销售生姜的王新武师傅告诉记者,去年他一次拉2000斤生姜每斤批发价3元,不到三天就卖完了,可今年批发价1.45元一斤,6天时间还卖不完。

在高陵区一家蔬菜市场从事豆制品和大豆芽、小豆芽批发的老板王涛告诉记者,他卖的是“爱菊”品牌,去年全年收入10万左右,今年估计最多只有五万元。他和妻子两人,每天工作在10小时以上,两人平均收入每月2000-3000元,他说“如今我们这个行业利薄的很,有好多卖菜、卖水果的赔得不行,都歇手不干了。”

多种因素导致果蔬购买力下降

对于西安蔬菜市场价格下降,西部欣桥农产品物流中心常务副总经理刘新峰从职业角度分析,近期蔬菜价格“跳水”,除了供应充足,还有一个原因是建立在与“双节”前后菜价相比的基础上。刘新峰说,最近“大路菜”的价钱不高,但个别“时令菜”,比如西红柿因为供应少了,价格反而上涨。

对于果蔬销售市场的持续低迷,西安工业大学人文学院郑升旭教授认为,其一,蔬菜、水果、粮食是居民生活的刚性需求,也就是说需求总量不会减少,而其滞销的原因,主要是供给和消费双方信息不对称所致,比如菜农、果农在选择种植蔬菜种类时,往往以上年的价格和销售情况作参考,结果种植之后,市场的需求发生了变化,出现供大于求的,这样就导致了“稻丰伤农”的悲剧。其二,往年过节,水果、蔬菜作为送礼或者职工的福利下发,团购占了市场很大一块份额,如今团购和集体购买几乎没有。第三,种植成本加大,市民购买力下滑。如今种子、化肥、农民用工价格上涨,而城市居民收入增长幅度不大,这也是果蔬滞销的原因之一。郑教授认为,政府和其他社会组织、研究机构应该建立长期有效的农产品预警机制,从而避免菜农、果农种植果蔬时一哄而上的局面,从而减少农民的损失。

另外,据记者调查发现,水果蔬菜摊点太多,过于密集,也是水果蔬菜价格低廉无人购买的一个因素,以东关南街为例,在这个不到三公里长的街道上和旁边的巷子里,就有蔬菜个体摊点6个,临时摊贩3个,在中段相隔100米有中型蔬菜超市2个,在大新巷街道中段,还有一家大型室内蔬菜市场。这条街道上,有街头和室内水果摊点10家,成规模的水果超市2家,曹家巷居民已将搬迁,而在此居住的打工人员日益减少,明显供大于求,所以经营者之间的竞争显得异常激烈。

山东济南治中耳炎

苏州人民妇科医院

治皮肤病预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