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复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往复泵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车桥战役揭开了华中华中反攻的序幕

发布时间:2020-02-26 17:08:06 阅读: 来源:往复泵厂家

车桥战役揭开了华中华中反攻的序幕

车桥是江苏淮安县城东南20千米的一个大镇,位于淮安城、径河镇、径口镇、曹甸镇之间。明朝末年建筑时,因镇边无桥,以水车代桥,故名车桥。1943年春,日伪军大举扫荡,韩德勤不战自溃,使几十个村镇,数十万同胞沦于日军铁蹄之下。从此,日军盘踞在这里,构筑坚固的堡垒,加筑据点50多个。日军曾叫嚣,车桥防御固若金汤,新四军若打下车桥,日军则自动退出华中。

采取“掏心”战术

1944年2月春节前后,敌后抗日根据地苏中地区在驻地东台县三仓河召开苏中区党委扩大会议。到会的各分区、地委和各旅的负责人和苏中区党委粟裕、陈丕显等负责同志一起,一面就着木炭盆取暖,一面讨论形势和任务,安排新一年的工作。

1943年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取得决定性胜利的一年。这年盟军在意大利登陆,意大利宣布投降,苏联红军发动了强大的冬季攻势,德寇已基本上被驱逐出苏联国境,德国败局已定。在亚洲,日寇在太平洋战场连续失利,又遭到中国敌后各战场军民沉重打击。华中敌后也发生了变化,苏中四分区的反清乡、三分区的反清剿已取得决定性胜利,我军已逐步取得战争主动权。“今年消灭希特勒,明年打败小日本”的响亮口号传遍各地。但斗争仍是艰苦的,日军妄图依靠大陆,作最后挣扎。苏中抗日根据地当面敌寇军事力量仍很强大,各个分区被分割的局面还没有改变,领导机关经常处于流动状态。由于没有一个相对稳定的地方,训练干部和训练部队、发展生产都很不利。

车桥战役 —华中反攻的揭幕之战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迎接大反攻的到来,参加党委扩大会的同志经过分析,认为有必要进行一次新的战役,以改变当前的局面。大家认为取得这次战役胜利的主观条件是具备的。反清乡、反清剿斗争的胜利,使军民斗志高昂;主力地方化以后,部队实力得到了加强,在斗争中又发展了一批次于主力团战斗力的县独立团;通过集中的冬季练兵,部队的战术、技术都有了新的提高。同时,政治工作也发挥了威力,部队开展了群众性的拥干爱兵运动,士气更加旺盛。

新的战役选择在哪里呢?会议经过分析和比较,一致同意发起车桥战役。由于粟裕师长是苏中区党委书记,要继续主持会议,区党委决定由叶飞(时任1师副师长兼1旅旅长)到前线负责指挥这一战役。

对如何夺取车桥,1944年2月,苏中军分区在车桥战役前,于东台三仑河召开了团以上干部会议,讨论了3个作战方案:第一种作战方案是先集中力量攻占径口,然后再取车桥;第二种作战方案是径口、车桥同时攻击;第三种作战方案是先打车桥,再打径口。大家认为,第一作战方案虽然背靠新四军第三师根据地,便于大兵团运动,但日伪军对径口防卫甚严,即使攻下径口,再取车桥,定将付出重大代价。第二方案虽能达到速战速决的要求,但兵力分散,不易实施机动,一时不能得手,即陷于被动,造成整个战役失利。第三方案,利用日伪错觉,采取“掏心”战术,绕过径口、曹甸等据点直取车桥,突然进攻,出奇制胜,径口、曹甸就陷于孤立,便于我军整个战役展开。会议经过反复比较,权衡利弊,决定采取第三方案。

战役作战方案采取“掏心”战术,避开周围据点,直取车桥,战斗打响后就可以吸引周围敌军来援。加之车桥以西的芦家滩地区地形比较有利,便于隐蔽兵力,伏击日伪军。会议又决定战役部署采取攻坚、打援并举,以打援为主。抽调新四军第1师主力第1团、第7团、第52团和苏中军区教导团、第四军分区特务团共5个多团的兵力参战。组成野战司令部,由叶飞副师长、对先胜参谋长统一指挥。部队编成3个纵队:以第1团、第三军分区特务营及太梁独立团1个营为第1纵队,担任淮安、淮阴方向的警戒,完成歼灭或击退援敌的任务;以第7团为第2纵队,担任主攻,完成攻占车桥日伪据点的任务;以第52团及江都、高邮独立团各1个营为第3纵队,担任宝应、曹甸方向的答戒,完成歼灭援敌的任务;以军区教导团和第四军分团特务团为总预备队。

以当时新四军部队的装备情况来看,如果完全采取强攻的手段,夺取车桥,困难确实较多,付出代价也大。攻坚部队为了顺利完成战斗任务,两次派员化装进入车桥侦察。在查明敌情的基础上,确定以突袭和强攻相结合的手段攻取车桥,并依此研制攻坚器材,开展实战练兵。

轻视新四军,付出血的代价

车桥战役由新四军第1师担任,战役发起前,叶飞副师长将1团、7团、52团等集结于径口、曹甸一线以东的蒋营地区。师指挥部位于收成镇。

车桥战役作战形势图例

经过反复权衡,师首长决定先集中兵力打车桥。第一,因为车桥是该区日军指挥中心,拿下车桥则径口、曹甸孤立,便于我军尔后进攻,扩大战果;第二,车桥处于敌中心地区,又有日军驻守,敌人以为比较安全,估计不到我军会绕过外围打车桥,便于我军采取掏心战术,突然进攻,出奇制胜;第三,车桥周围地形比径口有利于攻击部队的接近;第四,车桥日军虽然来援方向较多,但距日军两个师团驻地徐州和扬州都较远,一时得不到大部队增援。而且日军主要增援的方向距车桥6千米的芦家滩一线,有良好的设伏阵地,便于我军伏击来援之敌。

这是一场硬仗。日伪军在车桥深沟高垒,设防十分严密。四周筑有大土围子,外壕里面还有许多土围子,沿大小土围仅碉堡就设有53座,还有许多暗堡封锁地面。里面驻有日军40余名,伪军600余名。很明显,日军以深沟高垒对付我军,我军必须发扬高度的进攻精神,实行攻坚,还要准备打援。日军控制点线,交通便利,增援容易,如果没有力量消灭援敌,也就无法拔去据点。只要援敌离开据点,就便于我在运动中歼灭他们。因此,我军把参战部队分为3个纵队,确定攻坚、打援同时并举而以打援为主,以1个纵队担任攻坚,两个纵队担任打援。

3月4日午夜,月明星稀,车桥高耸的围墙、林立的碉堡,清晰可见。午夜2时许,攻击车桥的7团传来捷报,1、2营分两路向土围实行袭击。突击队员泅过外壕,同时架起数十架云梯,登上围墙,随后战士们潮涌般地过了深壕,三道流星窜上夜空,北面的1、3连首先突破围墙。

不到1小时,1000余健儿次第攻入市镇,向街心发展。2连泅渡了两道两丈多宽的外壕,突破围墙,在伪军尚未来得及占领碉堡时就将其大部歼灭。4连由西南角突破围墙后,越过敌火力封锁,在墙上开洞,迅速打进警察局,伪军碎不及防,全部被俘。6连泅水渡壕时,被伪军哨兵发现,前卫班奋勇前进,活捉哨兵,先后占领两个碉堡,随即向纵深发展,跃过第二道面墙,攻击东南碉堡。5日上午10时,伪军补充大队驻守的两个碉堡,被7团攻占,我军冲进屋内进行白刃战,全歼守军,俘获的大队副以下80余人。11时,伪军1个中队全部投降。车桥镇上硝烟正浓,新四军3师参谋长洪学智同志率1个骑兵排,来到前线指挥部,带来了7旅部队攻克朱圩子的捷报。3师部队的策应,保障了作战部队北面侧后的安全。指挥攻坚战的3旅旅长陶勇同志陪同洪学智同志进入军桥镇里,他仔细地观察了日伪防御体系,称赞攻坚部队的勇猛、灵活。下午2时,车桥内的碉堡陆续被我占领,只剩下日军和伪军1大队部的两个小围子尚未攻克。不久,我攻击部队又以山炮、迫击炮向日伪据圩子发起轰击,将日伪军的一些大碉堡及暗堡打塌。

正当攻坚纵队围歼凭坚固守的日军之际,车桥西北的打援战斗也在打响,成为师指挥所注视的焦点。车桥西北的打援地点选择在芦家滩一带,南有涧河,宽20余米,流水湍急,河岸险陡,不易徒涉;北面是一片草荡,宽约1里,长约2里,芦苇密布,淤泥陷入;中间形成狭窄口袋形地域,淮安到车桥的公路就由这里穿越。来援之敌进入这个地域后施展不开,有利于我军在这里歼敌。就在这里,1团3营构筑了阻击阵地,在阵地前沿埋设了地雷;突击部队主力1营、2营和特务营隐蔽于芦家滩以北和西北一线,待机出击。5日下午4时,师指挥所接到1团报告,淮安来援日军乘坐7辆卡车,于3时15分进至周庄附近。根据车辆和装载量判断,估计日军约为240余名左右。

车桥战役新四军时任指战员粟裕(左)和叶飞(右)

这天东北风大起,当地黄尘遮日,飞沙扑面。1团3营战斗警戒分队在周庄与日军接触后撤回,日军继续进至韩庄附近,进到我阻击阵地约500米时,3营轻重机枪猛烈开火,日军慌乱中,投入我在公路以北预设的地雷阵。触发雷、引发雷,一颗接着一颗爆炸。炸得敌人血肉横飞,伤亡约60余人,锐气大挫。日军后续部队不敢沿公路渐进,便向我3营阵地迂回,企图绕过草荡,我2营发现后,立即予以狙击,迫使日军缩回韩庄固守。

根据情报,师指挥所查明:在我军攻打车桥后,驻淮阴、淮安、泗阳、涟水等地日军第65师团第72旅团的60大队,先后在淮安集结,由山泽大佐统率,将分批驰援车桥之敌。

果然,不久日军第2批增援部队约200人又到;午后5时30分,第3批援敌100余人赶到。紧接着,第4批跟着到来……但由于遭我侧击,这些增援日军都被迟滞于韩庄。

黄昏,风沙依旧,暮色浑暗。韩庄日军多次偷袭我3营阵地,7时许,日军又集结主力猛攻,企图突破我正面阵地,均被我军击退。我军愈战愈勇。由1团2营和特务营组成的突击部队犹如猛虎下山,分成4个箭头扑向日军。6连首先攻入,进占韩庄西头。闽东红军老战士3排长陈永兴,在手榴弹爆炸声中,率先冲入敌群。6班长许继胜端枪紧跟,率领战士与鬼子拼开了刺刀。日军横尸60余具。4连和特务营1连分别由北、西两个方向攻入韩庄,随后5连也自东面突破,把日军截成4段,和敌人展开白刃战。10时许,3营俘虏的日军军官中,有一名身负重伤而又狂呼乱叫的军官,身挂银鞘指挥刀,战士们把他抬到包扎所时,已经死了。经俘虏辨认:正是山泽大佐。

正当在韩庄展开白刃战之际,草荡东侧发现一簇簇火光。原来一部分日军由伪军淮安保安团30余人带路,趁暗夜从我军阻击阵地右翼徒步偷越芦苇荡,进至草荡东北,遭到1团7连和泰州独立团1、2连的堵击。敌一部逃向三面环绕险阻河道的小马庄。晚10时许,1团1营攻击马庄之敌。3连3班长刘作勇带领全班首先飞速越过庄北小桥,抢占房屋。经过逐屋争夺,反复冲杀,我军迫使日伪退据数间小士屋。

6日2时许,经我打击,敌援兵溃乱,四散逃窜。有的跳进芦苇淤泥里,有的窜到我打援纵队指挥所附近,被警卫员、通信员捉住。天色大明后,战士们仍在到处搜捕溃敌。“活捉鬼子呀!”“缴大炮啊!”的呼喊声,此起彼伏……

正在此时,西面又响起了一阵马达声,汽车载着120余名日军,企图进至小五庄、韩庄一线,遭我特务营、2营拦路阻击,转身逃回周庄据点。就在汽车马达轰鸣声中,一群头发焦枯,脸目烧肿,浑身污秽的鬼子,没命地向公路奔走,被我1连跟踪追上,统统捉了回来。

与此同时,偷渡芦苇荡的30余名伪军,绕道到师指挥部附近后,也被山炮连战士一个不剩的“照单全收”了。担任曹甸、塔儿头方向的打援左纵队,也在大施河击退了来援日军。至此,宝应城以南的日本侵略军全部龟缩在据点里了。

车桥战役以歼灭日军465(内俘中尉山本一三以下24人)、伪军483人、缴获92式平射炮两门及其它军用品无数的辉煌胜利向全国人民告捷。第18集团军总政治部宣传部在《抗战八年来八路军新四军》一书中曾经指出:“在抗战史上,这是1944年以前,在一次战役中生俘日军最多的一次。”

延安《解放日报》对车桥战役的有关宣传报道

车桥战役后,我军乘胜扩大战果。不久,曹甸、径口、径河、周庄、塔儿头、望直港、张家桥、扬恋桥、蚂蚁甸、蛤拖沟、鲁家庄等12乡镇日伪据点全部解放,百万人民重睹天日。人民莫不欢腾万状。

芦家滩打援部队将俘获的日军官兵陆续押送到师指挥所。师政治部敌军工作部成了最热闹的地方,远道而来的居民和战士们围看战俘,欢快地议论着。敌军工作部部长陈超寰同志告诉师长叶飞,战俘们惊魂初定,感慨万千。日军炮兵中尉山本一三说“这次战斗失败,我们犯了轻视新四军的错误。”一等兵水野正一伸着大拇指说:“我佩服新四军作战巧妙,惊叹新四军士兵攻击精神旺盛。”伍长石田光夫感慨地说:“我现在清楚知道了,日本兵战斗意志,完完全全比新四军低下。”他们凄然喟叹:“皇军日暮途穷了!”

车桥战役的历史经验

车桥战役是华中抗战以来歼灭日军最多的一次,是“苏中六年抗战以来的创举”,解放了淮安、宝应以东纵横二百里地区,使苏中、苏北、淮南、淮北根据地联成一片,巩固和扩大了苏中根据地,打乱了日伪“清乡”“屯垦”计划,实现了苏中形势根本转变,揭开了苏中战略反攻的序幕。当时新华社向全国播发了新四军收复车桥的消息,赞扬“粟师以雄厚兵力”打了一个大歼灭战。延安《解放日报》也发表了社论祝贺。陈毅等军首长给粟裕师长、叶飞副师长发来了嘉奖令。

“指挥员的正确的部署来源于正确的决心,正确的决心来源于正确的判断,正确的判断来滚于周到的和必要的侦察”,并“将侦察得来的情况的各种材料加以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由此及彼、由表及里的思索,然后将自己方面的情况加上去,研究双方的对比和相互的关系,因而构面判断,定下决心,做出计划,这是军事家在制定每一个战略、战役或计划的计划之前的一个整个的认识情况的过程”。一个指导战争或作战的指挥员,只有认真地掌握了这个认识情况的过程,“找出了行动的规律,解决了主观和客观的矛盾”,才能“比较地有把握,比较地能打胜仗”。车桥战役的指挥员十分重视战前认识情况的过程,他们采取必要的手段掌握和了解作战地区的日伪情况,联系自己方面的情况,认真加之分析和思索。他们还把认识情况的过程推及下级指挥员,吸收他们参与对敌我情况进行分析研究,作出判断,定下决心,正确地选择作战目标,正确地制定作战计划,正确地利用作战手段,使战役指挥员的主观认识符合战区客观实际,把战争的一般规律运用到具体的车桥战役,从而在苏中战略舞台上导演出一出“有声有色威武雄壮的话剧来”,取得车桥战役攻坚和打援的双重胜利。

中国校外教育

农村科学实验

内蒙古师范大学学报

通俗歌曲